情萦砚魂 扬我中华——浅谈收藏境界三部曲

浏览量:
发布日期:2020-11-16 11:52:08
来源:中国艺术品理财网
作者:陈国源
0
“昨夜西风凋碧树,独上高楼,望尽天涯路”;

“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”;

“众里寻他千百度,摹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”。

这是清代王国维在《人间词话》里,借用宋代晏殊的《蝶恋花》、柳永的《凤栖梧》、辛弃疾的《青玉案》等三首词中的名句来比喻古今成大事、大学问者,所必须经历的三种境界。

诚然,对收藏者也是如此。纵观古今收藏界,凡有成就者,都是有很高的境界的,甚至把个人的收藏与国家、民族的利益,联系在一起,硕果累累。与此相反,也有些藏家,多年收藏,碌碌一生,总跳不出个人的圈子,固步自封,结果成就平平,究其原因仍是一个境界问题。

近几年来,新闻界的朋友总约我谈谈收藏砚台中的酸、甜、苦、辣、咸的故事。于是,我把二十多年来收藏中的浅陋拙见,写成《‘星湖春晓砚斋’百砚铭文集》。借此机会,抛砖引玉,求得同好及方家的指教,使我的收藏境界再提高一步。

一、收藏之道第一境界——话结缘

在我二十几年的收藏生涯中,朋友们经常问我的一句话:“你为什么喜欢收藏砚台?”我也常想这个问题。思前想后,离不开两条:一是与砚有缘份;二是经不起砚之魅力的“诱惑”。

缘由心生,人必爱之。

收藏是人与物,人和人打交道,它总离不开“缘份”二字,缘来则聚,缘去则散。然而,缘从何来?缘由心生。过去我也曾收藏过邮票、钱币、观赏石、印章石等,但都是小打小闹,玩玩而已。惟有砚台,让我从喜欢到爱好,从爱不释手到如醉如痴,结下了不解之缘。十几年来,一发不可收,即使1995年从部队退休后,在一家企业工作,也是“名为朋友帮忙,实为收藏砚台打工”,至今已收藏中华名砚四百余方。我在“百砚铭”中写道:“有人把石头视为人类文明之神。人是万物之灵,砚石乃天地之宝,自然有情、有缘”、“人可以养石,石也可以养人;人磨砚,砚磨人。喜爱石头,亲近砚台,乃人之天性使然”、“砚源砚源,今生有缘,人间真情,石见知音”、“美人爱镜,武人爱剑,文人爱砚,一生之中最相亲傍”。

值得一提的事。1994年7月14日,我把梦寐以求、跟踪4年之久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黎铿得意之作“星湖春晓”砚,以数万元巨资购藏,遂了平生之愿。兴奋之余,又给素昧平生的雕砚大师黎铿去信,直抒胸臆:“在我爱砚和藏砚的实践中,我确信人有人缘,石有石缘。谁说砚台无情?!请看“星湖春晓”砚1978年进京后,不让人‘发现’,苦苦等我十七年,情有独钟!今天我通过她又给您工艺美术大师去信,您说是不是缘份?!”“在我家乡杭州西湖十景中有一美景名曰‘苏堤春晓’,‘苏堤春晓’与‘星湖春晓’,情同姐妹。因此,从这方砚的内涵讲,与我就有缘份”、“看到‘星湖春晓’砚那种其美、其精、其奇、其神、其情、其趣,真是妙不可言,意味无穷!我为得石友,万金何足惜,艰苦两年还债务,而终生受乐!”

黎铿大师的好友、《肇庆荧声报》总编谭沃森先生,在该报的头版上以《名砚与军官,京城结‘良缘’——‘星湖春晓’砚奇遇记》作了报道,在端砚之故乡肇庆市,引起了轰动。

国之瑰宝,人必藏之。

这是藏砚家们共同的心声。首先,砚台作为古代书写工具,与笔、墨、纸一起,在传播中华五千年之文化,起到了重要的作用,功不可没。正如我在“百砚铭”中所称道的:“笔、墨、纸、砚,世称‘文房四宝’。一个宝字就道出了它们的珍贵、价值和贡献。即记载了我华夏五千年之文明史,传播了我东方瑰丽多彩的书法和绘画艺术”、“早在九百多年前,宋朝苏易简在<文房四谱>中载:古人拟人化,给‘四宝封侯’。纸为‘好畴侯’,笔为‘管城侯’,墨为‘松滋侯’,砚为‘即墨侯’。封得好,很形象!”“中华儿女,当有‘华夏瑰宝,人皆爱之;中华文明,人皆传之’的共鸣和共识”。

砚,作为“文房四宝”之一,它比笔、墨、纸,更具有收藏价值。我在“百砚铭”中作了比较:“笔佳十美警世,墨香百里可闻,纸优千年不变,砚固万代同辉”、“收藏文房四宝,以砚为冠,这是因砚的地位最为特殊所决定的。它集历史、艺术、使用、欣赏、研究、收藏价值于一身,具有独特的民族风格和传统艺术,是其他三宝所不能及的。它无愧为华夏艺术殿堂中一朵绚丽夺目之艺术奇葩”、“北宋蔡襄赞佳砚为和氏壁:‘玉质纯苍理致精,锋芒都尽墨无声;相如闻道还持去,肯要秦人十五城’”。

作为国之瑰宝的砚台,具有无穷之魅力,在“即墨侯”面前,那些权臣显贵、绝代丽人、美酒佳酿、通灵宝玉等,也都黯然失色。我在“百砚铭”中有一比:“千古人物,时隐时现;千年砚石,万世永传”、“饮酒易醉人,玩砚亦醉人。美酒佳酿,难得酒仙醉几时?然传世名砚,则令人陶醉一生”、“知音难觅,名砚难求;红颜佳丽,昙花之秀;奇石珍砚,万古风流”、“以余之见〈石头记〉中之通灵宝玉,妙则妙矣,然胭脂味太重,岂有端、歙砚之古朴、灵秀”、“‘端’有眼,‘歙’有眉,端歙二君,眉清目秀,眉眼传神,羞煞潘安,喜煞文人”。

砚,作为“文房四宝”之一,还因它是非再生资源,尤其是中华四大名砚,弥足珍贵;再加上开采之艰难,物稀更为珍。早在北宋时,著名文学家、书法家苏东坡赋诗来形容端砚老坑开采之艰辛和宝贵:“千夫挽绠,百夫运斤,篝火下缒,以出斯珍”。宋欧阳修得到歙石佳砚后,喜形于色:“徽州砚石润无声,巧施雕琢鬼神惊;老夫喜得金星砚,云山万里未虚行”。在我多年收藏实践中也深有体会,我在“百砚铭”中叹道:“千金易得,名砚难求。一则名坑难采;二则名品难遇;三则名人佳作难得;四则名家题铭难请;五则机缘难逢。再加上历史烟尘,名砚不知今又流落何方?!故而,要想获得一方名砚、名坑、名品、名家雕刻、名人题铭之‘五名砚’,实乃凤毛麟角,甚而终生难寻”、“紫玉一握胜千金,美秀而文有知音”。

为此,1994年当我获得一方石质上乘,石品丰富,工艺精湛,闻名遐迩之“五名砚”——“星湖春晓”砚后,乐得我把《百砚室》改写斋名为“星湖春晓砚斋”(由著名的古典文学家、文物鉴定家、书画家启功先生题写),并为我心爱的镇斋之宝“星湖春晓砚”写了铭文。我在“百砚铭”中写道:“湖光潋滟‘春’方好,山色空濛‘星’亦奇;若把星砚比西子,远观近赏总相宜”、“七星岩天下奇景,千里遥与君共赏;星湖美人间仙境,嫦娥乐乔迁湖乡。”

懂得了“为什么要收藏”,才会去收藏。然而,搞收藏实属不易,要吃尽天下之苦。而一个真正的藏砚家则懂得只有反复尝遍了“酸”、“甜”、“苦”、“辣”、“咸”,五味俱全,乐也就在其中了。这是因为“关东美味盐为主,山西烹调醋当先,江浙佳肴甜丝丝,四川火锅麻辣辣”各有特色,而美味佳肴就需要有特色。因此,走遍天下,吃遍天下之人,才是其乐无穷的人。我在“百砚铭”中也写道: “蒲松龄在‘自勉联’中云:‘有志者事竟成,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;苦心人天不负,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。’余以为:此藏家成功之道耳”、“有志者终生与‘追求’、‘享受’为伴。‘追求’是攀登,是进取;‘享受’是境界,是巅峰。然,追求美,欣赏美,皆为获得美,享受美。在艺术领域尤为如此。一个藏砚家,孜孜以求,攀登座座高峰,才真领略心旷神怡之境界;享受到无限风光在险峰之乐趣!”“人生百味成诗文,砚藏百家成斋谱”就是此理。

道过了“为什么要收藏”,算是“话收藏”之半,现在再说说怎样收藏?

收藏,首先要收藏学问,多学多问,增长知识。石砚文化博大精深,怎样收藏,既有理论,又有实践;既有经验,又有方法等问题。而过去收藏没有专门的院校,全靠自学,向书本学习,向一切内行的人(如专家、学者、收藏家、雕刻家以至于文物商、售砚的农民)学习。十几年来,有关砚的知识方面的书籍,我总想法买到。如《文房四宝》、《民间收藏指南》、《实用收藏手册》、《文房四宝手册》、《宝砚风华錄》、《砚林脞錄》、《端溪砚史》、《端溪砚》、《趣谈端砚》、《歙砚丛谈》、《西清砚谱》、《高凤翰砚史》、《阅微草堂砚谱》、《中国名砚鉴赏》、《龟阜斋藏砚錄》、《中华古砚》等。有的海外书籍,物稀为贵。如台北故宫博物院出版的《西清砚谱》一册850元;《兰千山馆名砚目录》价1千多元。为了学习,我亦一掷千金,购藏了。有了这些书本,使我在收藏道路上,起步虽晚,但入门较快。掌握了不少砚的知识,还先后发表了《藏石励志,读石成材》、《石不能言最可人》、《毛泽东与传世名砚》等20多篇文章,受到同行们的好评。

1995年11月,我以万余元购得一方端砚老坑大西洞,名曰“西子芳仪”。石品花纹极其丰富,有鱼脑冻、青花、冰纹、胭脂晕等,只觉得好,但好在哪里又说不准。通过学习清代吴兰修的《端溪砚史》,解决了这种“知其然,而不知其所以然”的浅薄。我在“百砚铭”中写道:“清吴兰修在<端溪砚史>中论‘青花者石之精华也。如缁尘翳于明镜,如墨沉著于湿纸,斯绝品矣。鱼脑冻水肪之所凝也,白如晴云,吹之欲散;松如团絮,触之欲起者,是无上品,大西洞有之。大西洞以鱼脑带青花者为极品。若冰纹带青花,乃千百中之一、二,谓之绝品也。鱼脑蕉白之外,有细缕围之丝丝如理发者,谓之马尾纹;其外有紫气围之艳艳若明霞者,谓之胭脂晕。此大西洞绝品,他洞所无。综上所述<西子芳仪>亦可称谓‘五绝品’砚也”、“历史是一部教科书。在收藏之路,前者是后者的启蒙之师。一个藏砚家要善于从古人中吸取知识、智慧、力量和方法。不断探索,勇于攀登,才能继往开来”。

收藏要永不满足,切忌自诩“老大”,天下第一。要知“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,强中自有强中手”。我在“百砚铭”中自律道:“学习之敌,乃自满矣,收藏亦如此。一个藏砚家,不为珍藏几方来之不易之名砚,而止步;亦不为领略博大精深砚文化之艰难,而兴叹!奋斗不息,收藏不止,才不枉负石之痴、砚之友的好名声”。

收藏要具备六力。即一是要有孙悟空火眼金睛之眼力;二是要有舍得倾家荡产之财力;三是要有终生不渝之精力;四是要有破釜沉舟之魄力;五是要有卧薪尝胆之毅力;六是要有百折不挠之体力。我在“百砚铭”中写道:“石见为砚。同样一方砚,有人视而不见,见面不赏,赏而不知其趣;有人却慧眼识宝,还能点石成金。一个藏砚家要有‘众人皆醉,唯我独醒’之智慧和眼力,不被常人所左右,就不难获得举世无双之名砚”、“千金易得,名砚难求。-个藏砚家需要有眼力、财力、精力、魄力、毅力、体力;六力俱全,名砚可得”。

收藏,需要把“时间”、“精力”、“金钱”,三者融汇一体。我在“百砚铭”中写道:“时间、精力、金钱,此乃人生‘三大消费品’。有识者昭昭;无知者碌碌。然一个藏砚家有胆、有识,融三者汇一体,弥足珍贵,则收藏天地,当大有作为”。

收藏,需要善于比较。俗话说:“有比较,才有鉴别;有鉴别才知真、贵。”我在“百砚铭”中写道:“有比则灵,有鉴则精;有求则应,有缘则遇;有毅则得,有财则取;有恒则成,有志则进。余谓此藏砚家之诀窍矣!”

收藏,需要有自己的风格,切忌人云亦云,人藏亦藏。我在“百砚铭”中写道:“皇家砚,威严高贵;文人砚,典雅儒精;民间砚,意趣生动;吾求砚,神韵妙伎。”当藏砚界出现是古砚好,还是新砚好的争议时,我个人认为古砚和新砚都有好差之分,就古砚和新砚而言,这是一个继承和发展的问题。我在“百砚铭”中述见:“古砚讲真,新砚讲精;古真新精,皆为珍品;中华瑰宝,誉满乾坤”、“所谓喜新厌旧,人之禀性也,其贯穿于各个领域。然而,能喜新不厌旧,此谓藏家继承千古,又推陈出新之成功秘诀矣”。

收藏,也要有自己的独到见解,敢于对历史人物“评头论足”,不被“权威”所吓倒。在历史上北宋米芾和清代朱彝尊都是大学者和大藏家。我对他们的一些做法和言论,也有自己的看法。我在“百砚铭”中评道:“北宋米南宫嗜砚成癖,敢于向宋徽宗要御砚,被历代文人誉为‘砚颠’,可赞!而其同代好友苏仲恭爱砚之情却鲜为人知。然,他却用豪华宅地,换取‘米颠’视为神灵之物的歙砚山,其痴迷、痴情,更令人折服!”“清朱彝尊在〈说砚〉中云:‘得水岩而诸山之石可废,得青花兼鸲鸽眼者,而诸品又可废矣’。此语虽论点精辟,但论据不足。行家皆知:端石各坑均有好坏之分,水岩(老坑)也不例外。水岩之中、下品石就不及麻子坑、坑子岩的上乘之石。且青花、鸲鸽眼虽为一流石品,但鱼脑、蕉白、天青、胭脂晕亦不可多得。鱼脑中的微尘青花,堪称极品;论眼,名家还尚有不同的说法。可见,朱彝尊以偏概全之论,实乃一家之言矣!”

收藏,亦要敢于碰“硬”,知难而进;敢于打硬仗,啃硬骨头。例如:端砚和歙砚,均为中华四大名砚。但谁为“第一”之“端、歙之争”,自唐以来直到现代,仍争论不休。从历史上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的片言只语中,使我认识到由于历代文人雅士及收藏家都是从各自的爱好、鉴赏、品味、收藏等角度的不同,也受到了居住的地域、交通和当时社会的科学、文化等条件的限制,出现了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的端、歙之争。实质上缺乏从历史地、客观地、全面地对端、歙作一番分析和比较。然剖析历史之争议,做出正确的结论,对我这个学识浅薄的收藏界新兵,谈何容易?但是我知难而进,“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。”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寻找资料,认真思考,反复征求喜爱端砚和歙砚朋友的意见。终于写出了《赏黄庭坚〈砚山行〉,评‘端’‘歙’之争》近九千字的文章,先后刊登在《中国社会报》(中华收藏专刊)、《中国文房四宝》、《荣宝斋》等报刊上,受到行家们的称道。从而也使我进一步弄清了在砚的知识方面的十个问题:

l、端砚和歙砚名列中华名砚之前茅,有着其他名砚和砚种不可比拟的优势和特点:

(1)端砚和歙砚都有一个庞大的家族;

(2)端砚和歙砚都有极其丰富的石品花纹;

(3)端砚和歙砚都被历代文人墨客所推崇,过去被皇家列为贡砚和赐砚,现在成为党和国家领导人出访馈赠外国元首的国礼珍品;

(4)端砚和歙砚都有极高的实用价值和艺术欣赏价值。

2、端砚和歙砚的不同之处:

(1)所处的地质年代不同。端砚石属泥盆纪,距今约6亿年;歙砚石属寒武纪,距今约10亿年左右。

(2)石色不同。端砚石以深紫色、猪肝色、灰黄色、青绿色为主色调;歙砚石以黑色、灰黑色、青碧色、黄绿色为主色调。歙砚石色之折光率是其他名砚所不能比的,让人赏心悦目。

(3)石声不同。端砚石柔嫩,硬度在3-3.5度左右,石声以木声为好,金声、瓦声为下;歙砚石坚润,硬度在4度左右,以金声为好。苏东坡赞歙砚为“金声而玉德”。

(4)石品花纹各具特色。我在“百砚铭”中写道:“端溪石之石品花纹,内涵丰富,含蓄玄妙,意趣生动,让欣赏者耐人寻味,浮想联翩,入迷入痴”、“歙州石(主要是龙尾石)之石品花纹,妍丽纷呈,形态神奇,千姿百态,让观赏者心潮起伏,激动不已,赞叹造物主巧夺天工的‘神’、‘奇’、‘绝’”。

3、中国是一个有五千年文明史的古国,也有着一千三百多年的石砚文化史。自唐以来,在中华大地上仅名见经传的砚石就有130余种,再加上那些无名之砚石,则将近300余种。然而,能称得上中华名砚者,却寥寥无几;更能经受历史和实践检验、独领砚文化风骚的,只有端砚和歙砚。因此,端、歙之争,实质上是中华名砚谁为第一和第二之争。

4、对端砚和歙砚的评价应从历史地、全面地、客观地进行比较和鉴别,在整个中国石砚文化史的长河中,端砚无论在名声上、影响上、作用上,以及产石的数量和石质的柔润上,都略胜于歙砚;而歙砚在实用的发墨和洗涤上、石色的折光率上,又略优于端砚。因此,自唐宋以来中华四大名砚之排行榜:“端砚、歙砚……”是经过历史和实践的检验,是有一定道理的。

5、歙砚在名声上、产量上不如端砚,其主要原因:自宋代以后,歙石基本停止开采约五百年,间断时间太长所至。

6、端、歙砚自唐以来,由纯实用性(单一书写工具),演变到以实用为主与欣赏相结合;到实用与欣赏并重;到以欣赏为主与实用相结合。这个过程经历了一千三百多年,这就是中国石砚文化史,也是中华名砚史。

7、针对端、歙砚越来越失去实用价值而成为单纯的文玩、文房摆设品、珍藏品等倾向。我认为砚的价值包括实用价值和艺术欣赏价值,二者是缺一不可的。无论端、歙砚怎样演变,其石质多么优美,石品多么神奇,雕工多么精湛,但还是离不开实用。否则如不能研墨,也就不能称之为砚了。

8、砚的价值(包括实用和艺术价值),如能达到名砚、名坑、名品、名家雕刻、名人题铭。即所谓“五名”砚,应算是最高档次了。

9、端砚、歙砚中的石质、石品、雕工三者之间的关系,拟人化比喻:石质如同人的肌肤,石品如同人的五官,而雕工如同人的服饰。优良的石质,名贵的石品,再加上精湛的雕工,就能起到锦上添花的作用,给砚石赋予艺术的生命力。

10、历代文人和藏砚家对名砚的实用和艺术鉴赏概括起来,主要有八条标准。即纹斑绮丽,玉德清声;坚劲发墨,下墨如风;经久不乏,停墨浮艳;贮水不耗,历寒不冰;涩不留笔,护毫佳秀;滑不拒墨,经磨无声;瓜肤彀理,涤之即净;池润容墨,文作天工。拿这八条标准来衡量端、歙砚石,乃是名不虚传之绝世佳品。

对于“端”“歙”之争,我在“百砚铭”中写道:“北宋黄庭坚在<砚山行>中称赞歙砚:‘不轻不燥禀天然,重实温润如君子;日辉灿灿飞金星,碧云色夺端州紫’。关于中华名砚,端、歙谁为第一?自唐以来众说纷纭。余不揣浅陋,已著文析之,论之。就其名次而言,还是端一、歙二为好”、“古人云:端石如风流学士,竟体润朗;歙石如清寒道士,聪俊清癯。端歙二士,各臻其美,令余痴迷”。

二、收藏之道第二境界——谈感悟

“历代文人雅士,一旦得到稀世名砚,可以弃官、舍财,而视砚为命,爱不释手。他们那种‘日抚珍品度永昼,夜枕佳砚梦魂随’的如醉、似痴、入迷、成癖之情,‘千古谜底,尽在砚中’。”这是我写的“百砚铭”之一。砚台有如此大的“魔力”,能让文人墨客、收藏家如此陶醉、入迷?“千古谜底”又怎能尽在砚中?原来,在砚中可以感悟出许许多多的东西来……。

玩砚,能悟美,可以赏心悦目。我在“百砚铭”中赞道:“砚虽无金珠宝玉之贵,却有琴棋书画之雅。让你享受到无声之音乐,彩色之诗篇的美感,达到‘天人合一’、‘物我交融’之化境”、“一砚一貌,绝无雷同,虚实肥瘦皆无价;百品百得,常有新悟,质形纹色自有意。有缘有悟之人,在品砚中产生的美感、灵感、悬念、启迪等审美情趣,自得其乐,乐在其中”、“那种独一无二之砚石,具有永恒的时空美,其令人叹为观止:天工难夺”、“‘天工人工,两臻其美’之砚意境,就是由好入精,由精入妙,由妙入神,由神入化,情景交融,意味无穷”。

读砚,能悟文,可以增长知识。我在“百砚铭”中写道:“砚文化博大精深。故玩砚也叫‘读砚’,赏砚也是‘悟砚’。从砚中,可以读到地球发展史,生物发展史,人类发展史,以及地质学、矿物学、美学、哲学、经济学等。从石砚文化的知识宝库中,取得意想不到的收获”、“赏砚似读‘无字天书’。所谓读石如读史,悟砚亦悟道。宋代诗人陆游说得好‘石不能言最可人’,正所谓‘石不言自重,花不语自香。’对此,余信之凿凿”、“美秀而文,唯我砚君”。

赏砚,悟境界,可使艺术升华。我在“百砚铭”中总结道:“一代丹青宗师齐白石认为,上乘艺术‘妙在似与不似之间’。品砚既久,渐有感悟:源远流长,博大精深之中华艺术,离宇宙山河、神旨天意、美的真谛,若近在咫尺,令余心旷神怡”、“所谓‘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’,赏砚赏到‘砚我交融’之境界,离‘天人合一’当不远矣!”

品砚,能悟德,可以励志奋进。我在“百砚铭”里赞道:“品砚可以励志。砚石不附人仰俯,不随俗浮沉,不会春荣冬枯,也不似朝花夕殒。人们在赏砚中悟石也悟道,悟石德而养性,通石理而修身”、“欣赏充满神奇奥妙和诗情画意之砚石,使人净心悦目,养性益智,喻德励志,避邪颐寿”。

论砚,悟人生,可以超凡脱俗。我在“百砚铭”里写道:“古人云:以铜为镜,可以正衣冠;以史为镜,可以见兴衰;以人为镜,可以知得失。然而,余以为以砚为镜,可以悟人生”、“论人,讲人品;论石,讲石质;品质二字,一脉相通。人品高洁,涉砚必雅”、“质、品、艺相统一,为砚之大品矣;心、言、行若一致,乃人之大德也!”“人如其砚,砚如其人,相互辉映,各得其所”。

去年,我在荣宝斋购得一方端砚麻子坑,石品有一个硕大、状如藕形的鱼脑冻,十分可爱。联想藕的品质。我在“百砚铭”中写道:“荷花出污泥而香远,称奇;玉藕陷污泥而不染,堪绝!”“一赞玉藕有节,身陷污泥而不染;二赞玉藕有义,花红莲翠甘献身;三赞玉藕有情,藕断丝连意绵绵;四赞玉藕无我,粉身碎骨为民众”。

从玩砚、赏砚、品砚、论砚中,悟出美感、知识、道德、修性益智、喻德励志……。应该说是一种境界,也是由物质到精神的升华。

三、收藏之道第三境界——讲弘扬

“文房四宝”,国之瑰宝。砚,古代称研。迄今为止,我国最古老的一方研,是新石器时代的双格石研。它是在1958年从陕西宝鸡仰韶文化遗址出土的。距今已有五千年的历史,壮哉!它与中华民族光辉灿烂的文化同步。五千多年来, 一代又一代的华夏先人留下的艺术瑰宝:甲骨契文、钟鼎彝器、陶罐瓷艺、书画碑帖、印章石刻、宝石玉器、缂丝刺绣、文房用具等等……这一件件、一桩桩的博大精深、出神入化的艺术品,如天河银汉,千万星斗,难以胜数。这使得西方人初到东方的中国,恍如进入一座布满奇珍异宝、光辉夺目的艺术圣殿。华夏民族,无愧为是一个伟大而富于艺术天才的民族。我们为祖先骄傲!

然而,任何民族的文化,无论在历史上多么辉煌,倘若后继无人,便只是一片斑斓而沉默的史迹而已。石砚文化,决不能在我们这一代中断、止步。“中华民族儿女,当有‘华夏瑰宝人皆爱之,中华文明人皆传之’的使命感!”我还在“百砚铭”中写道:“爱国主义,余之军魂;兴砚文化,余之砚魂;朝霞映军魂,夕阳显砚魂;军魂、砚魂,实乃中华之魂;余为之追求、奋斗,终生不渝!”“哲人称:地球上只要有石存在,火种是不会灭的;而藏砚家亦云:中华大地上只要有砚传世,翰墨丹青便源远流长!”

因此,一个藏砚家能把个人的收藏与整个国家、民族的利益结合在一起,并在弘扬砚文化上做出了贡献,实乃收藏之道的最高境界。

弘扬砚文化,就要展示砚之风采。我的收藏原则是:收藏砚,必须收藏中华名砚;收藏中华名砚,突出收藏中华四大名砚;收藏中华四大名砚,主要收藏端、歙砚;收藏端、歙砚,必定收藏名坑、名品,最好再加上名家雕刻、名人题铭之砚。即“五名砚”。因为名砚、名坑、名品、名家雕刻、名人题铭之砚,实为中华名砚之精品、珍品和绝品之砚,乃是中华名砚之最高档次的砚矣!为此,为了有财力购砚,退休后我外出“打工”,在某公司任副总,每月工资不菲,有数千元。但大量购砚,仍入不敷出。可以说在我购藏的四百多方砚中,每一方砚都来之不易,都有一段酸甜苦辣咸的故事。我在“百砚铭”中写道:“知足,平生修得随缘性,粗茶淡饭也知足,常乐;不知足,天命喜结砚源情,佳石名砚嗜不足,藏珍”。

弘扬砚文化,就要熟悉砚文化。十几年来,有关砚的报道文章,我都精心剪下来,装订成册;经常到琉璃厂“中国书店”转悠,见到有关砚的书籍必买,昂贵的砚谱,一掷千金,在所不惜;我还四上广东、三下石家庄,向雕砚家黎铿、李东海(河北省工艺美术大师,在中国工艺美术馆最高艺术殿堂——珍宝馆,永久收藏他的五方雕砚作品)赐教;有了难题,打电话、写信给张中行、蔡鸿茹、刘演良、程明铭、胡忠泰、谭沃森等学者、专家、收藏家请教。广交砚友,乐此不疲。

弘扬砚文化,就要宣扬砚文化。自1994年以来,我在有关报纸和杂志上,发表了“中华名人与宝砚传奇系列”:《端砚名重天下》、《歙砚天生丽质》、《李煜的奇砚情》、《坡翁砚趣》、《“砚颠”米南宫》、《百二砚田富翁金农》、《一代雕砚名家顾二娘》、《高凤翰与他的〈砚史〉春秋》、《爱砚、藏砚、谱砚——记清代藏砚家纪昀》、《毛泽东与传世名砚》、《幽林清泉水/涓涓爱砚情——记林白水先生藏砚二三事》等宣扬古今爱砚、藏砚、谱砚名家之轶事;还发表了《星湖春晓,五名端砚》、《西子芳仪,五绝品砚》、《旷古奇观,三斗星砚》、《气象万千,妙趣天成》、《英雄谐吉砚》、《灵猴掬月砚》、《佛现佛砚》、《金晕化牡丹》、《此生依依系砚魂》、《认识它、了解它、寻找它/评稀世珍品岳飞砚之争议》、《赏黄庭坚〈砚山行〉评‘端’‘歙’之争》、《情萦砚魂,扬我中华——浅谈收藏境界三部曲》的体会和评论文章。

弘扬砚文化,就要靠群体的力量。一方歙砚上星星点点的金星、银星,亮度很弱,微不足道。如果千万颗金星、银星形成一片金晕、银晕,就能熠熠生辉,光彩夺目。这个浅显的道理,藏砚家都清楚。然而,在1994年7月,我“倾家荡产”,又负债购藏了梦寐以求的“星湖春晓”砚后。观赏黎铿大师以石构图,因材施艺,用缩龙成寸之手法,把肇庆驰名中外的风景区七星岩,惟妙惟肖地艺术再显于砚上,真让我陶醉,甚至得意忘形地写了一首砚铭:“七星岩天下奇景,千里遥惟我独赏”。数日后,许多朋友前来鉴赏名砚,这让我深感不安:“弘扬砚文化,一人之力太微薄,要靠群体力量才伟大”。于是我当场把砚铭改为:“七星岩天下奇景,千里遥与众共赏”。虽然改了两个字,我觉得境界忽然开阔了许多。1996年8月正值我军建军 69周年之际(也是我退休的第一年),我带着心爱的“星湖春晓”砚在故宫东隅,“皇史”内“名砚斋”里,举办了“星湖春晓砚斋”藏品展。纯展览是赔本的,但广交了朋友。连著名的古典文学家、文物鉴定家、书画家启功老先生也冒雨前来观看,并欣然命笔“砚林集胜”,以资鼓励。子央先生题为《砚林集胜/名噪京城——〈星湖春晓砚斋〉藏品展侧记》,刊登在《肇庆荧声报》、《中国书画报》、《中国文房四宝》等报刊上,扩大了影响。《人民日报》(海外版)、《北京晚报》、中央电视台军事频道、北京电视一台、北京电视二台《什刹海——大饱眼福》等都报道了砚展实况,引来了无数藏友前来观展。自此以后,我在家中开办了“星湖春晓砚斋”藏品室。在军营内外上至将军、下至士兵,地方上的同好、收藏家、学者,甚至于全国政协副主席王文元先生都前来参观。2005年3月我被中国收藏家协会聘为文房之宝收藏委员会主任,亦被北科院中国国学院聘为客座教授,为弘扬砚文化,尽责尽力。

积聚文房瑰宝,传承华夏文化。二十余年来,我苦心孤诣,孜孜求索。2004年4月,借贷十几万元,把几十年的藏品和心得体会,汇集出版一部典雅、端庄、精致之砚谱,名曰《砚林集胜—〈星湖春晓砚斋〉珍藏当今中华名砚录》,受到国内外藏砚界的重视和好评。正如我在“百砚铭”中写道:“是刻之必传,传而必广,广而必久。清代高风翰、王相、王子若为摹刻、出版〈砚史〉而百年承传,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。被誉为清代砚林‘三痴子’。然其爱砚之情,藏砚之痴,谱砚之志,绵延至今,待到<砚林集胜>问世,又添一痴耳”。2006年10月我又在空军政治部文工团兰天剧院举办“纪念书法泰斗启功先生题词十周年,‘星湖春晓砚斋’百砚藏品暨名家砚铭书画展”。这次展览是我20多年来第二次个人藏品展。其特点:一是按启老“砚林集胜”的要求,从400余方中华名砚中,择选百余方难得一见的精品、珍品和绝品之砚;二是将我20多年来,为我心爱之砚撰写的160余条铭文,请军内外书法家、将军、专家、学者、鉴赏家、雕刻家、工艺美术大师等书写、绘画一百多幅砚铭,使整个展览大厅墙上的书法铭文与陈列的中华名砚,交相辉映,相得益彰,吸引了无数行家前来观展。前中国书协副主席、现为中国书协顾问的李绎先生,带着放大镜认真鉴赏百方名砚后,欣喜题词:“星湖春晓,佳翰砚边生”,以资祝贺。为此,我在“百砚铭”中总结道:“余投笔从戎,军旅生涯四十载。喜爱祖国之蓝天,欣赏鹰击长空之动态雄姿;然解甲后,又迷恋中华名砚,品赏青花、鱼脑、眉纹、水浪之静态神奇。文武之道,一张一弛;文武之合,还是一斌(兵)”、“情为何物?缘从何来?‘情缘’二字,谁能说清?千人千语,难以道明,千古之谜,谁人揭晓?!品,情人眼里出西施,千寻万呼,道的是一个‘恋’字;评,文人磨砚,武人舞剑,笑傲江湖,讲的是一个‘痴’字;禅,无情哪有‘恋’?!无缘哪能‘痴’?!悟,这痴、恋、情、缘,让多少情种、痴儿魂萦梦绕,又引发出多少千古绝唱,百代争传之奇人、奇事、奇情、奇缘之动人故事,历朝历代延绵不绝,演奏出人间之永恒的主题”。

以上这些,就是我这个收藏界中的新兵,在弘扬砚文化的广阔天地中,所尽的绵薄之力。努力,努力,再努力!让这千年艺术精华,发扬光大。(作者:陈国源)

本文内容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我们会立即删除

 

歙砚精品网 www.sheyan.org.cn

 

欢迎致电咨询 010-63313888

 

更多文章

歙砚推荐

友情链接: 新浪收藏 中国文物网

地址:北京市丰台区太平桥咨询电话:010-63313888

COPYRIGHT© 2015 歙砚精品网版权所有     京ICP备10028731号

QQ交流
13501227888